宣传与新闻中心
Publicity and Information Center

第二届中澳临床药学论坛聚焦:以辩证思维看被拉下“神坛”的阿司匹林



2019-05-27 10:09:00   


自2018年上半年以来,欧洲、北美、澳洲等地区的学者相继在《柳叶刀》、《新英格兰杂志》等国际著名医学期刊上发表多篇文章,对阿司匹林在心血管事件一级和二级预防中的风险收益展开热议,从而使得阿司匹林这个“百年老药”一跃成为新晋“网红”。在第二届中澳临床药学论坛上,澳大利亚学者Christopher Reid教授展示了最新的学术报告后,“阿司匹林”再次成为吸引海内外参会学者的议论焦点。

5月25至26日,由广东省药学会主办,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ca88 联合承办的第二届中澳临床药学论坛暨中澳临床药学实践培训班(以下简称“中澳论坛”)在广东广州举办。中澳论坛邀请了来自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澳大利亚珀斯科廷大学、亚历山德拉公主医院、Baker心脏和糖尿病研究所、广东省药学会、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ca88 的15位临床药学、医学方面的著名专家学者,共开展19场主题学术报告。

澳大利亚珀斯科廷大学心血管流行病教授、莫纳什心血管病研究和治疗学中心副主任Christopher Reid教授作学术报告

中澳论坛上,澳大利亚珀斯科廷大学心血管流行病教授、莫纳什心血管病研究和治疗学中心副主任Christopher Reid教授就阿司匹林在老年群体中用于一级预防的作用研究进展作了专题报告。Reid教授向我们介绍了阿司匹林在老年人用药中的获益与风险,包括阿司匹林与心血管疾病、肿瘤、老年痴呆、糖尿病等关系。参会学员表示,这对于我们理解老药新用的合理性及相关注意事项有非常大的帮助。

会后,中山大学原副校长、我校教学督导陈汝筑教授关于阿司匹林的临床应用提出了他的看法。他认为阿司匹林在一级预防中的作用无重要意义,而在二级预防中具有一定积极作用。Reid教授在报告中提到的阿司匹林诱发癌症的问题,陈汝筑表示该问题不可以偏概全,一方面Reid教授报告中所参考的临床数据来源以及对照合理性应有所考虑;另一方面,肿瘤的发病机制是多因素的,临床数据的单一因素比较可能导致不可靠的结果和结论。阿司匹林是非选择性COX抑制剂,对COX-1和COX-2的抑制作用相当,罗非昔布为选择性COX-2抑制剂,与阿司匹林同为非甾体抗炎药,罗非昔布早期就是在预防消化道癌症的临床应用中,发现患者心梗的风险的增加而被撤市的,这一例子提示该类药物在预防癌症方面是有一定积极作用的。

中山大学原副校长、我校教学督导陈汝筑教授(左)参与论坛交流

陈汝筑还提到近期国内外开展的几个心血管疾病治疗方面的专业学术会议,均证明阿司匹林可用于二级预防,但不建议在一级预防中应用,阿司匹林在一级预防应用中患者的治疗效果弊大于利。Reid在报告总结中也提及这一点,他认为基于RCT证据,很难推荐阿司匹林用于老年群体的一级预防。

在2019年3月召开的美国心脏病学会(ACC)2019年会上,美国心脏病学会与美国心脏协会联合发布了《2019年心血管疾病一级预防指南》,强调对于高风险或已知心血管疾病的老年人(>70岁),或任何年龄出血风险较高的患者,不再建议长期服用低剂量阿司匹林作为心血管疾病一级预防,这意味着阿司匹林未来在心血管疾病一级预防应用中的范围缩小已成定局。

论坛关于阿司匹林的最新研究进展,为医学者带来了新的启示:我们对心血管疾病的一级预防不应该完全寄希望于任何一种“神药”,最安全的“一级预防”应是采用均衡饮食、保持运动、控制体重、控烟控酒等健康的方式进行生活。这也意味着,阿司匹林被拉下神坛,保持健康生活方式才是真正的“神药”。

稿件来源:药学院
文字:唐旗羚 贺彦
审校:曹颖男 责编:刘英 编辑:黄要武

参考资料

[1] Pignone M. What Is So Hard About Aspirin for Primary Prevention?[J]. J Am Coll Cardiol, 2019, 73(23):2930-2931.

[2] Abdelaziz HK,Saad M,Pothineni NVK, et al. Aspirin for Primary Prevention of Cardiovascular Events[J]. J Am Coll Cardiol, 2019, 73(23):2915-2929.



\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中大新华青年教师曹颖男、徐静婷在第二届中澳临床药学论坛上作主题报告
下一篇:最后一页